查看: 223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莫讓有女如文君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6-23 11:31:51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我是個很陽光的善良的實在人。這是幾乎所有熟悉我的人對我的評價。這,就夠了。
  其實,我是一個曾經癱瘓在床的殘廢,我的腰做過大手術,我的身體遠遠沒有看上去這樣健康。
  我的娘家很繁盛,我的父親母親和父母的兄弟姐妹們不是有權人就是有錢人,我記得我在娘家時,就從來沒有缺過錢花。因為家里人把我保護得很好,所以我很單純,從不知道世道艱難,人心叵測。
  二十二年前,我的少女時代。沒念完高中就去了紡織廠上班,有很長一段時間很是叛逆。那個時候,我愛上了一個不務正業的小混混,我感覺他對我很好,而且,帶給我一個新奇的世界,他給我講的故事都是我沒有聽過的。
  “我們去廣州進貨,你知道廣州嗎?聽過吧?最潮流的地方吶!”他得意洋洋的對我說:“你看到的那些玉石瑪瑙全是假的,回來拿到古玩市場,能蒙很多人呢,能狠狠地賺幾回錢,你看貨色和真的都差不多,其實都是用化學東西泡的,那鐲子,貼個標簽就能賣五六千塊錢,其實和一百塊錢的一樣貨色。啥時候帶你去云南,西雙版納見見世面去,那邊的人掙錢就跟撿錢一樣的,瑪瑙綠松石啥的到處都是。”他說的話,很吸引我,我很羨慕他可以有那樣的走南闖北的閱歷。
  他會在我每次下班后帶我去吃好吃的,很貼心的給我買我喜歡的小東西,溫飽、冷暖,面面俱到。帶我去逛街,他會在我試穿某件衣服的時候,看出來我心里的喜歡,如果我在看了標簽之后轉身離開的話,他自己必定會悄悄買好送給我。雖然現在看來真的是沒多少錢的小事情,但在當時,對一個情竇初開的女孩子來說,一點一滴讓我感動。
  他會說:“你要是跟了我,就別去紡織廠上班去了,累死累活的,辛苦一個月,才掙那幾百塊錢,”他拍拍自己的胸脯,“我絕對不會讓你受一毛錢委屈,家里啥都是你的,我掙錢回來扔到床上一摞一摞的,讓你隨便花!”
  只聽他的話,我就會覺得心底繁華盛開,滿滿的開心和幸福。他的世界,是我從來不知道的,我被深深的吸引,陷了進去。
  那個時候,席慕蓉的愛情詩泛濫成災,瓊瑤劇遍地開花,我,以為自己找到了可以托付一生的愛人,他,也深愛著我。
  在我的父母堅決不同意,要給我“找個老實人結婚”的情況下,我選擇了他。“他對我那么好,天天接送我上下班,我要什么他都給我,你們為什么不同意!”我咆哮著,我覺得父母要棒打鴛鴦,毀了我偉大的愛情,那怎么行!我很喜歡他,我要學卓文君,跟著司馬相如去賣酒!
  于是,我給廠子里辭了職,沒有告訴父母,偷偷地跟他走了,為了避免父母來找我,我們去了H市,我給別人賣早點,賣衣服打工,他去建筑隊干活,我以為我得到了偉大的愛情。
  我在詩中寫到: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離。要學卓文君,當壚賣酒去。”
  后來我懷孕了,身體各種不適,還要去打零工掙錢,直到這時候,我才發現我很想我的家,想關心呵護我的爸媽,想家里溫暖安逸的生活,我哀求他帶我回老家,送我回去吧。可是他說“那樣,就前功盡棄了,你爸媽會讓你墮胎的,讓你嫁給別人,我們就要分開了,你不愛我了嗎?再等等,等有了孩子,他們不認也得認,我們就肯定能在一起了。”
  是啊,我愛他,那就要堅持。
  漸漸的,我的雙腳開始浮腫,原來白皙的皮膚,已經變得粗糙黑紅,我看著狼狽不堪的自己,不敢再說想家。我這個樣子,我媽都認不出來我了吧?我難過得想著,每天流著淚,堅持著。
  后來,生孩子還算順利。生完孩子的我,沒有人照顧,他每天早上給我熬一鍋粥,煮幾個雞蛋,我就吃一天,我在心里說,我要堅持下去,等孩子大一點了,我就可以回老家了,到時候,爸媽一定會支持我的。
  終于,我的寶貝會走路了,可憐的娃兒!別人家孩子都會戴著銀鎖,擺滿月酒,然后又熱熱鬧鬧的過周歲生日,可我的孩子什么都沒有。
  我們也終于回到了家,那是他的家,一個貧瘠的小山村。村里人都用鄙夷的眼光看我,指指點點,讓我心里難受,我知道,那意思是看不起和他私奔了的我,或者,現在想來,村人也是不怎么待見他的吧。
  但我,卻不敢回去我的家,離家時白皙水嫩的大姑娘,如今又黑又瘦還抱著個孩子,而且,我真的過得一點都不好。我的司馬相如很會享受生活,他出去做幾天工掙上幾百塊錢,就會去飯店吃喝也會去玩兒去打麻將,總是把貧困的日子過得緊巴巴的,根本就沒有愛情故事里說的那樣幸福的感覺,我只覺得無地自容,常常會自言自語這句話:“孩子你別相信他,童話里都是騙人的。”
  盡管是這樣,我還是想,如果我掙了錢,掙到很多錢,就有臉回去見爸媽了。
  從來沒有干過農活的我開始種藥材,半夏,柴胡,遠志,也買了羊羔去放羊。等小羊長大了,又繁殖了小羊,然后,它們又長大又繁殖,我開心的想,那會有很多錢的,我就有臉回去見爸媽了,也好讓他們知道,我選對了人,為了這個夢想,我全力追逐。于是,我每天帶著兒子,用我們氣喘吁吁的兩條腿,去追趕那些健壯如飛的四條腿。
  我的詩也寫過這一段:“我為長卿去放羊,以為這就是愛情。天天追趕四條腿,想要證明愛情美。”
  我終究,是要為了我的任性付出些代價,才會知道自己錯了,種的是惡因,結的就是苦果。
  世上的事情總是會有難以預料的意外。也許是因為我的叛逆,所以命運也叛逆著,不愿意順著我指引的方向走。
  零七年九月,在我開始放羊一年之后,火車提速。火車軌道高高的架在我放羊必須經過的村口。
  出事兒的那天,一切都和平常一樣,天高云淡,風景如畫。當火車聲勢浩大的嘶鳴聲傳來,它遠遠的碾壓著叱咤而來的時候,領頭的頭羊站在軌道上昂首不走了。我帶著兒子,很著急的用鞭子抽它,它竟然轉過頭來用它的羊角頂我。
  火車眼看要來了,一只頭羊五百五!悲催的我,當時只想著這個。
  我把兒子抱下去,放在安全的地方,然后我再跑過去趕頭羊的時候,家里的十七只羊已經都跟著上了軌道,跟著頭羊直叫喚。我使勁趕它們,它們就是不下去,——然后,我目瞪口呆的看到,火車像箭一樣竄過來,撞飛了的頭羊在半空中畫了個弧,漂亮的翻了幾個身,遠遠的從半空掉了下去。
  我,也被火車過來那強大的風力一掃,身子就直直的往后面倒了下去,在我的身體倒下去后,我的腰就被撞到坡道下一個被遺棄的石頭軌道上面,當時就疼痛難忍,我覺得我的腦袋都是懵的,兩耳嗡嗡直響。可笑的是,我當時擔心的只是我的羊,被撞死了幾只。
  “快,把這娃兒用平板車給送回去”,我聽到有很多人七嘴八舌的說話,然后好像有很多人把我抬到木板上,又用平板車把我拉著送到他的家里,把我抬著放到坑頭,我聽到兒子凄厲的哭喊叫“媽媽”……這些,我好像都知道,卻動不了,也睜不開眼睛,我感覺我的腿很濕,好像我尿褲子了。
  不久后,有謾罵聲從院子里傳了進來。
  “干球啥都干不了,放個羊都把羊給撞死了,你說,我要你能干啥!”兒子的哭聲停止了,他悄悄向我靠過來,抱著我的胳膊抽泣,我都知道,卻張不開眼,也動不了。
  是我的司馬相如回來了。
  “送醫院吧,我看挺嚴重的”,有人在說話。然后有人喊“羊販子來了!”,然后,屋里的人就都出去了,院子里傳來討價還價的聲音。
  然后,我以為他賣了羊,要送我去醫院的。我安心的睡著了。——也或許,是我覺得我的依靠回來了,我可以放心的暈過去了吧。
 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,我的身上蓋著被子,兒子抱著我的左胳膊已經沉沉睡去,日頭刺眼的從窗戶里對準我的眼睛穿了進來,我忙抬起右胳膊伸出右手去試圖阻擋那陽光。我還是昨天的樣子,渾身臟兮兮的,我感覺我的腰很痛,腰和屁股下面都是濕濕的,我試著用我的右手,去摸我的褲子,真的是濕濕涼涼的。
  看見我在動,他從沙發上坐起來道:“你醒了啊?那咱們就商量一下事情。”他搬了個凳子坐了過來說:“我沒錢,你也知道,當初你爸媽就是因為我窮,才不愿意你嫁給我的。”說到這里他語速就輕快了很多:“你看,現在你摔了,我昨晚請鎮衛生院的人給你看過了,你的右腳心用針扎你都沒有感覺,已經不知道疼了,我也沒有辦法了,要送去大醫院,要花很多錢的,我找不來錢。”
  我沙啞著嗓子說:“羊都賣了嗎?”
  “你別惦記賣羊的錢!”他提高了聲音,激動地站起身,使勁地吼了起來:“我媽就說,你肯定惦記著賣羊的錢,我告訴你,那是買羊的時候借的,貸款貸的,我昨晚就給人家還完了!沒錢!要錢沒有,要命有一條!”他氣呼呼的說。
  “那我呢?我的腰很疼啊。”我開始流淚,兒子更緊的抱著我的胳膊,他的身體有些發抖。他醒了,我拍拍他,他便放松了繃緊的小身子。
  我咬著嘴唇,只流淚,再不肯出聲,卻是從心底里涌出無盡的悲涼。有誰?誰,誰能夠感同身受,這徹骨的冰冷!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有些發抖,我努力的壓制著這些悲傷的蔓延,讓自已平靜下來。
  “我把你送回你家去,你爸媽有錢呢,肯定能送你去大醫院看去,等他們把你看好了,我再去你家接你回來,你們村也不遠,開三輪有四五十分鐘就到了吧。”他的聲音又變得很輕柔,就像當初和我說著纏綿的情話一樣,他柔聲說著,把臉湊到我跟前。
  我感覺到了兒子的雙手抓緊了我的胳膊,我也更加抱緊他。
  我不知道在我昏睡過去的這二十個鐘頭里,他們都說了什么做了什么,我只知道我的兒子早慧而且敏感,他雖然只有兩歲多,卻很能看懂人的臉色。
  我想活著。
  既然在這里只能這樣尿在褲子里躺著等死,那我就不要這臉面了,就這樣厚著臉皮回去吧。
  我當時想,如果爸媽不認我,不讓我進門,我就帶著兒子去死吧,總不能扔下他,讓他每天生活在惶惶的恐懼里。我忐忑不安,又滿懷悲壯。
  他們家親戚朋友們坐著三輪車去我家,去了好多人,給我爸媽當說客的。因為我死死的抱著兒子不撒手,所以,他們只能把我們都送去我娘家。
 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父母對孩子的愛。
  在我以為父母會打我罵我或者把我拒之門外的時候,他們只是抱起了我的孩子。我聽到父親說:“寫個字據,寫明白這娘兒倆你不要了,和你以后沒有任何關系了,摁手印,就讓你們走。”我的淚如泉涌。
  一場飛蛾撲火般悲壯的愛情故事,就這樣充滿哀傷,草草地收場。
  后來,我在詩中寫到“我被我的長卿送還給了我的爹娘//曾經活蹦亂跳出走的姑娘//如今一動不動//就連翻身,都不能……”
  我終于回到了我的家,無數次在夢中見到的親人,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在這樣的場景中相聚。我好像到這時才知道了有四個字叫:“羞愧難當”。
  我去了H市最好的醫院,被最好的神經科主任們做了微創手術,我變得很乖很乖。
  在做康復治療的日子里,親人們從來沒有人提起過我不堪回首的過往。但是我心里明白,我給家族,給他們丟盡了臉面。后來我才知道,父母從來沒有間斷過打聽我的消息,我摔壞了腰椎的當天,他們就知道了。也是后來母親才告訴我,父親每次看“西廂記”都會泣不成聲,反復的吟唱“寧愿無兒似伯道,不讓有女如文君”,然后淚流滿面。
  當時,父母對我的要求是,能自己解決吃喝拉撒,能自己照顧自己就好了,他們說:“我們和你的兄弟們幫你養兒子,供他讀書。”
  過了沒多久的有一天,家里來了一位找我父親的客人。
  他在我家的客廳里坐了半天,才支支吾吾開口說:“老先生,和您說個事兒,您可莫要氣惱……聽說……您家閨女已經起不了床了……也不知道真假……她的孩子還小呢,如果現在給了別人家,別人還能養的熟……是有人看上您家閨女的娃兒了,托我過來問問,他們家很有錢,不會讓娃兒受委屈的,就是一個條件,你們以后不能認他……啊,當然,會給你閨女一大筆的錢,我覺得,您可以考慮一下……”
  客廳通往里屋我的臥室的門沒有關,我在床上躺著,聽得清清楚楚,淚水不停的滑落。在我身邊用鉛筆描寫“1、2、3”的兒子,鉛筆猛的頓了一下,他抱住了我的胳膊。
  一切都靜悄悄的。
  父親冷冷的聲音就清冽地響了起來:“我的外孫子,我不會給人的,我女兒闖什么禍,我都會給她擦屁股。你走吧。”
  兒子松開了我的胳膊,給我擦眼淚,他咧開嘴笑了,我咬緊了唇,咽下去想要涌出來的淚水。
  我想站起來,我要站起來。我努力的撐起了雙拐。
  因為我彎不下去腰,一直都是母親給我洗腳,后來,就慢慢地換成了兒子給我洗腳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  我是個要強的人,我很艱難的貪心著,想要一步一步走到更好。
  當我從拄著拐杖,直著身子不能彎腰,到后來我行走自如了,我就想著,我要是能幫家里做做家務就好了,當我恢復到可以做家務的時候,我又貪心的想,我要是能夠自己掙錢就好了。
  在我能夠走路以后,父親就幫我請了律師,去法院為我爭取了“解除非法同居”的判決書,我的兒子正式進入父親的戶口本。
  我心情很好很好的開始掙錢了。因為不能久坐,很多時候,我都是跪著或者站著的,就算是趴著,我的雙手也還是可以動的啊。
  母親幫我拿一些手工活回來做,粘的布貼畫,撕花圈上用的小碎花,用橡皮泥加工小東西,我都做過。
  后來,我能夠坐的久一些了,母親給我買了繡花機。我從小畫畫就挺好,手工刺繡也好,只是用大繡花機子我不太熟練,我很認真勤奮的練習,學會后,便開始幫別人加工繡花。荷包、鞋墊、枕頭、衣服、床上用品上的花鳥魚蟲,都被我繡的栩栩如生,顏色也搭配的很好,不僅掙了些錢,也很有成就感,我很享受顧客的夸贊。
  我很珍惜自己能站立的時光,自己想干什么就可以自己去干的能力,這讓我很想哭。有多少次夢里看到能站起來干活的自己,我都以為自己只是在做夢。
  光陰似箭。在我執著地努力奮斗下,在我家人的扶持下,去年,我的孩子已經上了大學,他第一次拿了一千塊錢獎學金的時候,是去年的元旦,他把獲獎證書和獎學金拿回家,恭恭敬敬的雙手捧著,給我的父母每人五百塊錢,他說:“爺爺奶奶照顧我和媽媽辛苦了,我不偏心,二老一人一半,祝你們健康長壽!”這個孩子是個懂得感恩的好孩子。
  如今的我和兒子都感覺我們已經是滿滿的幸福了,日子過得越來越好。其實,在這世上,每一顆感恩的心都會得到福報,那是來自愛的回贈,會復制粘貼,源遠流長。。
來自安卓客戶端來自安卓客戶端
收藏收藏 評分評分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1 反對反對 打賞0人打賞
歡迎來到筆墨下文學——-文學愛好者的家園! 筆墨下文學微店 www.nxnifj.tw [這是默認簽名,更換簽名點這里!]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讀者|作者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新快3小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