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355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[奇幻] 心愿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8-12-7 19:37:13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       奈何橋畔,有一間木屋。
  芊芊推開屋門,悠悠走過滿是曼殊沙華的花田,遙遙眺望遠方。
  “最近來投胎的人越來越少了。”孟婆不知何時站在她身旁,輕輕地說。
  “是啊,我都閑的發慌了。”芊芊毫無形象的打了個哈欠,整了整衣服,溜溜達達的走到忘川河邊上,望著空無一人的黃泉路發呆。
  “鈴——”孟婆茶湯鋪的鈴聲響起,一個鵝黃色衣袂的少女身形窈窕,聘聘婷婷地站在鋪子前,清秀的臉上難掩哀怨。孟婆不緊不慢的踱到鋪子后,輕輕盛起一碗濃郁茶湯,放在少女面前。少女楞楞的看著那碗熱氣騰騰的茶湯,淚珠不斷滾落下臉頰。芊芊嘆了口氣,默默走過去:“還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說出來我幫你完成。”聽了這話,少女哭的更厲害了,抽抽搭搭的還不忘許愿:“我想和他在一起。”
  “emmmmmmmmm可是你已經死了。”
  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希望下一世能與他白頭偕老。”
  芊芊看了少女半晌,嘆了口氣:“你跟我來。”
  木門被“吱呀——”一聲推開,不大的房間里整齊的擺放著家具。芊芊引著少女走到一面墻前,伸手在墻前憑空勾勒出一道拱門的輪廓,一條黑線順著她的手指緩緩升上墻壁,芊芊伸手推開門。
  門后是一條長長的隧道,墻邊的火把的火苗輕輕搖曳,照亮了前方的路。少女往前踏了一步,眼前的景象剎那間變化。
  裝飾華麗的臥房中彌漫著血腥氣,一個女子發髻凌亂的躺在床上,層層疊疊的床幔掩去了她的身形。不多時,一個中年婦女從床幔中走出來,手里托著一個滿身血污的小嬰兒。婦女打開門,一位男子焦急的跨進來,看到小嬰兒時臉上的喜悅一閃而過。他匆匆的走到床邊,俯下身照料床上的妻子。
  少女愣愣的看著眼前這一切,喃喃道:“父親。”芊芊拉著她的胳膊,繼續往前走,每走一步,隧道中的時間線就往前推動一點。
   6歲,她在母親的教導下開始學習琴棋書畫。每到空閑時間。就到院中的花園散會兒步。她很喜歡觀察植物,雖然不知道它們叫什么名字,但光看著,也能讓她開心好久。她最喜歡的是一種喇叭形狀的花,有粉有白,甚是好看。
  “你也喜歡牽牛花嗎?”稚嫩的童音在她旁邊響起,她聞聲轉頭,看到糯米團子一樣的他。他看著她,眼睛彎成月牙:“沒想到這里會有和我一樣喜歡牽牛花的人呢,這個給你。”他把一個紙包塞到她手里。
  “這是什么?”她好奇的問。
  “牽牛花的種子啊,你可以在房中自己種,無毒無公害的。”
  那一天,他們聊了很久,直到她母親來尋。他遺憾地看著她:“你要走了啊,那好吧,有機會再見哦。”她拉著母親的手,回眸看他。他站在一叢牽牛花旁,沖她揮手,笑的眉眼彎彎。
   16歲,她站在院子里,將手中牽牛花種子一粒粒撒下。“好久不見。”清朗的聲音響起,她轉過身,昔日的糯米團子已成長為翩翩少年。“好久不見。”她望向他的眼睛,笑的眉眼彎彎。終于又見面了,她強壓著喜悅的心情靜靜站在他面前。風吹起她的裙擺,揚出優美的弧度,一如她雀躍的心。
  那一天,他們并肩坐在院子里,望著遠處高墻上嘰嘰喳喳的小鳥,身后牽牛花開的燦爛。
  離別的時刻終是來到了,她深深的看著他,仿佛想把他的模樣印刻在記憶的最深處。他看著她轉身離去的背影,嘴角牽起一絲微笑。
  幾天后,她突然被一群人接走,花轎一路顛簸到黃縣令府中。她的貼身丫鬟偷偷告訴她,她的父親中了黃縣令設下的圈套,受了賄。為保住官職,只能將她嫁給黃縣令做妾。她心如刀絞,緊緊地抱住自己,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掉。
  她做了一生的妾,被人欺壓了一輩子。在每個流淚的不眠夜,她常常會想起那年牽牛花叢旁,有個少年對她笑的眉眼彎彎。
  隧道已到盡頭,畫面一轉。在她被送走那天,一個少年站在不遠處,冷冷的看著那一切,而后嘆息一聲,走進了另一個女子的家門。
  翻滾的畫面定格,少女已泣不成聲。芊芊默默用手勾勒出拱門的輪廓,二人走出隧道,回到那間木屋。
  少女漸漸止住哭聲,向芊芊道了聲謝,轉身推開木門。
  孟婆茶湯鋪子前,一位少女將一碗濃郁茶湯一飲而盡。在她踏上奈何橋的那一秒,她依稀看見黃泉路上走來一位翩翩少年,對她笑的眉眼彎彎。

評分

參與人數 1筆墨幣 +8 收起 理由
秦勇 + 8 不錯,支持下

查看全部評分

來自安卓客戶端來自安卓客戶端
收藏收藏 評分評分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1 反對反對 打賞0人打賞
歡迎來到筆墨下文學——-文學愛好者的家園! 筆墨下文學微店 www.nxnifj.tw [這是默認簽名,更換簽名點這里!]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讀者|作者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新快3小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