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439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[仙極界] 《乾坤神使》第三章:未完成的婚宴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8-8-8 21:52:38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    日子再怎么苦還是得過,歲月總是不饒人的流逝著,時間也沒停下滴答滴答的腳步聲,轉眼間又過了好幾年,林默峰現在已經是一個堅強而誠實的馬夫了,常年在外的奔波在他的臉上寫上了風霜的印記。# e; U& C4 b3 Z" r' u
  有一天,林默峰和其它經商的馬隊一起去往高陽城堡去送貨,當時天特別熱,中午正好趕上前不著店后不著村的地方,大家又熱又渴,只能在路邊休息一會,默峰坐在一塊石頭上休息,熱的他滿頭都是汗,他從腰間拿出手帕擦汗,看到手帕他想起了這手帕是當年海瑞給他包扎腳傷的那塊,他心想這么久沒見海瑞了,不知她嫁過去過得怎么樣?- }. Z# E) {% y4 Y' F( R
  坐了一會,他的伙伴驚訝的說:“快看啊,默峰坐的那塊石頭下面有潮濕!”
, N) b+ t# C  u) L3 ]) u; O  大家都望著默峰的伙伴,問道:“你一驚一乍的說什么呢?”2 r. N- W2 A% y2 @& T/ q
  那個人說:“看默峰那就知道了。”9 x4 q2 Z' }8 g# u6 v
  大家不約而同的向默峰望去,果不其然,真有潮濕啊,默峰起來把石塊搬起來,下面竟然有眼泉,在往外面流水呢,默峰說:“大家都渴了吧?快拿容器過來盛水啊!”大家趕緊拿東西盛水喝,水越流越多,最后,人也喝飽了馬也喝足了,更奇怪的是那眼泉竟然不流出水了!( n! P, b* B. g8 \; v
  默峰說:“真神奇啊,這眼泉又干了。”
. B' J; m- ^) J5 p, W/ H7 A$ n0 R  有個老者說:“默峰,這也許是仙帝特賜于你的恩惠,是我們大家沾了你的光。”" ?3 n' a4 K7 R& m6 Q8 f
  回去后有人把這件奇怪的事,講述給了以前默峰干過苦力的那個礦主,當時礦主家剛好來了個魑族的祭魍,他聽后沉思了片刻,陰陽怪氣的說:“我尊敬的礦主大人,這個人將來會是個妖言惑眾的妖人,或者是一個幻化成神使的奇人,人們要么殺了他,要么追隨他。”
+ D  m% q: n3 w1 Y  礦主聽了這話,心里暗自盤算著如何做才會對自己有利。這話剛好被礦主的女兒海瑞從門外聽到了,海瑞從那次在石礦看到默峰后就一直心念著默峰,可是勢利眼的礦主硬生生的打破了他嫁給默峰的想法,把她嫁給了大族長的兒子,可惜,大族長的兒子也在半年前因病而亡,留下可憐的海瑞年紀輕輕就守了寡。當她聽到默峰的奇跡事件后,又驚又喜,喜的是默峰竟然是一個身有特異功能的人,驚的是怕父親會殺了默峰。. _- A$ U, P4 J* o* {; n# s" c6 i
  礦主對那祭魍說:“大師,那這個人是要遠離除掉還拉攏親近?”2 F; q7 }6 \: q) Q# N8 ]
  祭魍說:“這個需要你自己慢慢權衡比較。”
9 m; o" `" v1 G& v  l. F7 A  礦主說:“默峰他只是個沒落貴族的遺孤,我看他以后不會有太大作為吧。”  D2 G; ^; h  \$ o
  祭魍說:“過去的事物已經畫上了句號,你要往前看,礦主大人。”
: P& _3 X2 ]9 ?; @  o  g* y  礦主干笑了一聲,尷尬的說:“是是是,還是祭魍大師目光遠大啊!”- Z3 r% |5 b- Z* p4 E
  等祭魍走后,海瑞進了房屋,對父親說:“我敬愛的父親,昨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,不知怎么解?”) |" y4 D% ~/ H; k0 D
  她父親急切的問:“我的心肝,我的花蕾,你昨晚做的什么夢,快給父親說說,它也許預示著我們家族的騰達。”海瑞悠悠的說:“我敬愛的父親,昨晚我夢到一個王子,騎著一匹有一雙翅膀的天馬從我家門前飛過,他看到我一直在回頭望,可是你堵住我不讓他看我。”海瑞的父親聽后,感覺他女兒夢到的這個王子一定是個貴人,他一定要找到這個貴人。于是他親切的對海瑞說:“我親愛的女兒,你丈夫過世已經半年多了,你現在有沒有什么意中人啊?”海瑞羞怯的說:“父親,我以前和默峰有一面之緣,我倆也算是一見鐘情,可是我另嫁他人了,現在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緣分和他重修舊好?”礦主聽到默峰的名字,又想起剛才有人說的默峰的奇跡,再加上祭魍的話還有海瑞的夢,他確定了默峰不是個平常的凡人。
2 S5 Y, Q+ s' ?6 v  可是他一想默峰是個孤兒也沒家庭背景,就不太愿意了,但是他想還是賭一把。
' D( P" g! N6 R) _6 D& L: t2 b7 C  礦主說:“你現在不是又一個人了嗎,我想默峰不會在乎那些的。”
' M" \) ^7 J( ~% {9 H7 @  海瑞說:“可是不知道默峰的想法是怎么樣的?”
. G  |! o% A. h; ^7 c  礦主趕緊迎合著說:“你放心,就交給我,我去找族長大人做媒人,一定能成的。”7 E5 |9 y' ^. _8 M1 b
  在礦主和族長的撮合下,默峰和海瑞的婚訂下了,決定在次月的月圓之夜完婚,按著當地人的習俗,男女成婚要在月圓之夜,寓意團圓美滿!
" R/ b6 a" \" D' |% d  轉眼就到默峰和海瑞完婚的日子了,按著習俗海瑞要七個少女給她沐浴,抹香,浴盆里撒上椰子汁和沙棗花瓣還有駱駝奶,然后穿上紫色的婚禮服,黑色的斗笠,斗笠邊用金銀絲纏繞,婚禮服的后襟要一對龍鳳胎的孩童牽著。一切準備就緒后,就等新郎默峰了。
1 z  |3 y0 U0 J4 L/ V" s  只見新郎默峰穿著綠色婚禮服,白色披風,紅色皮靴,黃色斗笠,騎著一匹白額頭,棕色毛的高頭大馬,后面是載歌載舞的迎親隊,也有鼓手打著手鼓,一行人來到礦主的大門口停下,大門口有三個銀火盆,里面是用橄欖枝點燃的火。
1 Z; V7 U: V- K1 @* f" O  按著當地的習俗,新郎要繞火盆轉三圈,然后接過新娘家人用橄欖枝編制的花籃,里面裝上自己帶來的無花果,把籃子捧到新娘面前,單膝跪地讓新娘接籃。' k; H0 G! \: w! Y
  默峰捧著橄欖枝籃子,走到新娘海瑞面前,單膝跪地,朗聲說道:“海瑞,我最愛的女神,你愿意接受我的裝滿愛的花籃嗎?里面的無花果就代表我們以后愛的結晶!”海瑞輕聲說:“我愿意!”然后接過籃子羞怯的低下了頭。+ C" _; `0 e+ [, X) r/ z0 m8 S6 |$ T- n
  默峰又說:“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嗎?”
9 [! p9 t( ?+ _( b3 R  海瑞:“愿意,就算貧賤困苦。”
$ Z9 N3 P  C1 U  默峰:“就算疾病災禍,我也不會遺棄你的。”
. g) L: U- e' |9 S) H6 ^- z  新娘海瑞說:“風里雨里我都會陪著你。”
) n4 c' d# K7 [. N3 j, m  然后由新娘的哥哥把新娘背到門外,讓新娘騎到新郎的馬背上,新郎上馬騎到新娘的后面,倆人同騎一匹馬,然后到新娘和新郎兩家距離中間的一塊空地上舉行婚禮晚宴。3 a8 }* v% @' x4 m, E
  天上月正圓,地上點燃的火把圍城三個圈,兩個大圈一個小圈,小圈里是一對新人,大圈里分別是新郎的親友和新娘的親友。大家載歌載舞,一片歡樂的海洋。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,當月亮偏西的時候,證婚人高聲說:“鄉親們,朋友們,這個月光皎潔的夜晚是屬于新郎新娘的,我們的宴會也該結束了,我們大家一起祝福這對新人吧,祝他們白頭偕老,永結同心!”
8 |) l9 i! r/ |# u. a4 V  大家齊聲喊到“永結同心”
$ u1 |; c$ Y( H2 m4 J6 Y3 A  聲音響遍夜空,仿佛星星也在眨著眼睛笑呢。0 B9 Z& M2 ]3 q7 ]% x+ p
  可是突然有個祭魍來到了這里,他高聲說:“鄉親們,默峰將來會是個妖言惑眾的巫師,他會背離你們的祖先所奉行的,像這樣離經叛道之徒,美麗的海瑞怎么能嫁給他呢”; m* H, [8 m4 {
  這時大家議論紛紛,礦主一聽祭魍的話也信以為真,他大聲說道:“各位族人,既然默峰將來會與我們背道而馳,那他和我女兒海瑞的婚禮被取消了”說完他強拉著海瑞往回走,海瑞哭喊著說:“父親,你怎么能相信一個魑族祭魍的話呢,我相信默峰”,但是她怎么也掙脫不了他父親的手海瑞哭著對默峰說:“默峰,我始終會相信你是一個行善之人。”. h* h6 O! m7 K# w8 y7 E
  最終這個婚禮就這樣無果而終,人們逐漸散去,只留下默峰呆呆的站在火圈內神傷!1 b, O8 W- Z" f' S. o
  過了半年多,礦主因病去世了,留下了石礦和一筆不少的家產給了海瑞,因為海瑞的哥哥也去世了,她是唯一的繼承人。; L' E5 ^0 |" e- W  I( j! N
  海瑞雖然和默峰沒結成夫妻,但是彼此深愛著對方,現在只剩下一個人了,海瑞出售了石礦干起了貨運生意,她雇傭默峰給她做馬隊貨運的管家,這樣默峰的收入提高了,生活也寬裕了,跟著馬隊運貨的事務也交給其他人干了,閑暇的時間也比較多。* o: [! D5 V2 M3 B: y% Y
  有一天,默峰和他的伙伴李艾去白巖城商量馬隊送一批貴重貨物的事,路過一座大石山谷的時候,遇到了魔族的人,魔族的人善于迷惑人。
$ z; w+ N7 K4 r5 H$ ?% U  魔族里沒有一個是善類,默峰們遇到的是一群山石魔,個個高大兇殘,默峰悄悄對李艾說:“我的好兄弟,我們不能和它們硬拼,為了我倆安全,還是分頭逃吧?”李艾說:“我的兄弟,你是一個智者,我一定聽你的。”7 D5 B+ w, w3 e, B) f: v' ^
  默峰說。“為了分散它的注意力,我們分頭逃吧?”0 o. k1 F0 `& g3 `% B/ M$ U" q
  李艾說:“你往回跑,我沖過去引開它。”
- D: o2 t, D! p, M8 E  默峰說:“不行,還是你往回跑,我比你經驗多點。”# a; F: H2 }7 Z
  李艾說:“那我聽你的,你要注意安全啊。”7 V+ k- }3 F2 j4 I
  于是,他倆分頭走了,李艾往回走了,默峰繞過山石魔往白巖城跑去,可是山石魔在后面緊追不放,最后默峰被逼進了一條只容下他身材的山石縫里,山石魔體型大,進不去也只能罷休,撤回了。
5 `' z; j' n+ H: C1 ~. E- {  默峰順著山縫往里鉆,鉆著鉆著撲通一聲,默峰掉進了一個深坑,足足有三丈深,忽然他感覺好像往下墜的身體被什么接住了,慢慢的落在了坑底,他細看之下,原來是一個長著好多翅膀的物種。看到默峰很驚訝的樣子,那個東西說:“年輕人,你不必驚訝,我是仙帝派來的羽使,是神族類,仙帝在乾坤的最高端看到了你的一切,我是來救你的。”默峰聽到這些,向羽使彎腰行了個禮。:“我非常感謝尊使的解救,不知我能為偉大的仙帝做點什么?”羽使說:“你把右手貼到深坑的石壁上,七七四十九天不能拿開,四十九天后,智慧之光會在你的右手掌出現,這束光是以后你干一番偉業的明燈,你所有的疑慮都從你右手掌的智慧光中去探尋。”
8 Y! C* R6 t2 I  默峰說:“我怕完成不了仙的帝委派。”) E! f/ e) P! U! x9 a" s
  那羽使說:“仙帝選定的人,必會賜于他異能的。”9 p8 Z/ l0 u. l- P. F6 F
  默峰說:“好吧,我會盡我最大的力量來完成這偉大的使命。”說完只見一束紫光一閃,羽使不見了,默峰照著羽使的話把右手掌貼在了石壁上,頓時感覺渾身清涼,慢慢的有股溫熱從右掌心涌入,傳到了心臟最后傳到了頭頂,頭頂開始冒出了氣體,第二周后頭頂的氣消散了,發出了微弱的黃光,第三周后變成了紅光,第四周后變成了綠光,然后每周都變幻光的顏色,由綠變藍再變紫色,四十九天后頭頂的光變成了耀眼的白光,把整個坑都照亮了。% z9 m1 Y7 c% a) O
  默峰把手從石壁上拿開,手掌心上有一束微弱的白光,這時頭頂的白光消失了,他用手掌的白光照到哪里,哪里就成為平地,他就這樣奇跡般的右手掌往前推的姿勢平坦的走到了家。回到家后他把這次奇妙的經歷告訴了海瑞,海瑞說:“我深愛的男人,以前通過我做的夢,我就知道你不是個平庸之人,你遇到的任何奇異的事情我會第一個相信的。”默峰感激的望著海瑞,說道:“海瑞,有你的支持,有你的財富提供生活所需,這是仙帝對我的特惠,我現在要好好探研我右手掌里的智慧奧秘,用它來改變這沒有人道的涯世。”' r. E8 H7 U) t/ H* n
  海瑞:“為自己所愛的人,就算給于生命也是值得的。”
9 _  x7 S/ O, p  默峰:“為了你,我也要研究透徹仙帝給于我的智慧奧秘。”
1 T8 ]* G" N1 m% q8 F. b# n  海瑞說:“生活瑣事你就不用操心了,你就專心你的自修吧。”3 @- @; l+ V" e! S5 K
  默峰:“嗯,好吧,那就辛苦你了。”' X5 `2 w1 a3 a+ ^  v* h( D' l' v
  從此,默峰在寢室里專心探尋手掌上的奧秘,每晚只睡三個時辰,只吃七顆棗和三杯雨露水,就這樣他足不出戶的探尋奧秘達三年之久。% F. K% V: t# g/ r) [2 s# {
  默峰在探尋奧秘的這三年,海瑞給了他無微不至的關懷,他覺得欠海瑞的,可他想到涯世其它的人們,在暴政和戰亂下,過得也是多么的悲涼,想到這他認為,這三年為了涯世的民眾而研探治世的奧秘,并且冷落了海瑞也是值得的。
$ y, A0 ?' _; ]7 m% v; s" R+ ?8 D: O) ]

評分

參與人數 1筆墨幣 +50 收起 理由
秦勇 + 50 很給力!

查看全部評分

來自安卓客戶端來自安卓客戶端
收藏收藏 評分評分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2 反對反對 打賞0人打賞
歡迎來到筆墨下文學——-文學愛好者的家園! 筆墨下文學微店 www.nxnifj.tw [這是默認簽名,更換簽名點這里!]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讀者|作者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新快3小游戏